当前位置:首页 > nba在哪里押注

益信公司唐宁:我最担心的是如何完成企业的数字化转型

2020年10月12日来源:yabo亚博

现在我们说科技创新要早投,小投,强投,所以是高风险高回报的机会。那我们该怎么办?我们说以母公司基金的形式来回做。看看右边这些知名企业。五年前和十年前,当他们还是独角崽和丑小鸭的时候,这些科技创新的风险投资家应该识别他们,投资他们,但他们缺乏永久资本。永久资本从何而来?我们说从母公司基金。一个100亿200亿的母基金,可以给IDG的熊晓鸽1亿,许小平的老师8000万,封瑞6000万等等,因为不同的基金不一样,擅长的也不一样。有些像徐老师一样擅长扮演早期天使。有的擅长开发期投资,有的擅长相对后期投资。有的擅长投资升级消费,有的是大数据云计算专家。所以,即使武校有各自不同的资源禀赋,作为投资者,无论是个人还是私人投资者,中国都有超过百万的万亿、百亿的高净值可投资资产。保险公司是否有其他——各种养老金之类的,投资科技创新应该怎么做?如果直接投资右边这些企业,风险太高。太难辨认了。这个专业门槛太高了。投资单个企业风险很高。那么投资单一基金的风险是不是大大降低了?简单来说,单只基金还是有其团队风险策略的风险,以及一些黑马基金不成熟的表象所带来的风险。那么最好的镜头是什么?通过母基金的方式,可以疏散到武林各派不同打法之前、之中、之后的不同成长阶段。消费升级大数据,云计算渐康医疗的不同行业白马基金,和IDD资本一样20多年,了解到马黑马基金刚刚出来练摊。曾经是马基金的优秀合资企业,现在基金刚刚成立。敢投其所好。以及斑马基金不同阶段的基金如何整合在一起成立母公司基金。

唐宁

唐宁

唐宁唐宁说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如何完成我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升级。那么我的解决方案从何而来呢?很大程度上可以来自我投资的母公司基金和他们帮助这些企业进行科技创新的这些基金。所以,这样一个闭环的形成,使得母公司基金的形式,将中国改革开放40年创造的近千亿元的巨额财富,与新经济所期待的巨大但持久而耐心的资本需求完美结合。

然后十年后,通过母基金的形式,这些千里马独角兽发展起来了。受益人是谁?过去,传统经济的赢家,通过数字化改造和重塑,成为新一代拥有数字化翅膀的企业的引路人。他们的投资组合变得风险可控,回报也可以预期,因为有了母公司基金。于是CreditEase在过去的7年里,为中国的科技创新投入了300亿年的永久资本,并与200只私募基金,也就是刚刚告诉大家的那些投资基金,相互帮助。他们先后在中国投资了4000多家科技创新企业。超过30%的独角兽企业在不是独角兽的情况下进行盘活。那么我们希望这样一个生态系统可以直接与中国中小企业协会的慷慨会员联系起来。这与我国投资科技创新风险投资基金有直接关系。我们将共同努力,创造一个伟大的局面,中国的科技创新将帮助他们通过直接投资和融资获得十多年来最理想的永久资本资源。

10月9日,由中国中小企业协会主办、全国行业协会支持的第八届中国中小企业投融资业务会议在北京易创国际会展中心举行。华润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唐宁

而且母基金给的资金都是十几年了,很有耐心,远不是一两年两三年高于大盘的钱。那么母公司基金的钱从哪里来呢?除了机构,一个重要的资金来源就是一批中国企业家。他们是高净值和超高净值的个人,希望出现在一级市场。科技创新的浪潮不仅仅是等着科技创新板上市买股票。他们希望在这些丑小鸭和独角幼崽的阶段,希望前期已经在场十年,等待福利的家庭,能有百分之十的回报。而且,非常有趣的是,我想告诉你这样一个生态系统有趣的方面。当我们的创新创业公司——科技创新企业——生产2B或2C的产品,为他们的重要消费者和重要客户服务时,就是这群高净值和超高净值的人。我是一个超高净值的企业家和企业主。我现在最担心的是什么?我是传统行业创造的财富,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如何完成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升级。那么我的解决方案从何而来呢?很大程度上可以来自我投资的母公司基金和他们帮助这些企业进行科技创新的这些基金。所以,这样一个闭环的形成,使得母公司基金的形式,将中国改革开放40年创造的近千亿元的巨额财富,与新经济所期待的巨大但持久而耐心的资本需求完美结合。

以下是讲话摘录: